书评》从疑酒之人到侍酒之人 _生活访谈_鼎博app官方_注册就送钱的游戏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访谈 >书评》从疑酒之人到侍酒之人 >

书评》从疑酒之人到侍酒之人

2020-06-16

浏览量:396

点赞:107

书评》从疑酒之人到侍酒之人

《侍酒之人》的原文书名叫Cork Dork,什幺是Cork Dork?网路上说明This is a person who talks about wine too seriously,意思是把喝葡萄酒这件事看得太认真,简而言之就是「葡萄酒阿宅」。我喜欢喝葡萄酒,但只想享受杯中的美味,从不想当个「葡萄酒阿宅」,更别说从记者变成「酒窖老鼠」(Cellar Rat)了。

《侍酒之人》是作者比昂卡.波斯克的葡萄酒忏情录,她原本是位科技新闻记者,为了探究葡萄酒的美味,不惜辞掉工作,投入茫茫酒海中,从光鲜亮丽的记者变成在葡萄酒生物鍊中最基层的「酒窖老鼠」。


(撷自cellarratwinetourse官网)

什幺是「酒窖老鼠」?根据比昂卡亲身经历所言,这个听来不怎幺体面的职称,其实就是酒窖工。当餐厅客人点了一瓶红酒或白酒时,酒窖老鼠得负责从上千、甚至上万瓶酒中,找出对的那一瓶。平日则得把餐厅买回来的一箱箱酒放入酒窖里,每天清点库存,而且规律、有系统地将酒登记好,放入对的位置,以便下次有客人点这瓶酒时能迅速找到。这份工作看似简单,其实很不简单,除了要有发达的二头肌,还要对各酒厂、酒名、产区、年份等等都了若指掌。

偶然间得知有世界侍酒师大赛,引起比昂卡的好奇心,她发挥记者魂蒐寻资料,继而义无反顾投入葡萄酒的世界里。勤读葡萄酒专业知识,苦练盲饮技巧,死缠烂打争取到餐厅实习的机会,最后她不但通过了侍酒师考试,还被网罗进了葡萄酒吧,从酒窖老鼠翻身成了真正的专业侍酒师。

《侍酒之人》作者谈自己的品酒之旅

这是一个从葡萄酒门外汉变成侍酒师的血泪故事,《侍酒之人》好看在于,比昂卡就像许多人,原本对葡萄酒这件事并未认真看待,但在一步步探索中,体会到葡萄酒的美好与奥妙。从她的笔下,我们看到侍酒师们如何投注心力与金钱,追逐葡萄酒界的金盃——侍酒师大赛。一个个「葡萄酒阿宅」们,为了练就出神入化的盲饮实力,蒐闻各式香气分子,甚至建议利用出门散步时,可以舔舔石头,或是吃吃泥土,当然这两项建议比昂卡都没接受,她只是在上超市,趁没人注意时,抓紧机会大闻特闻各式香草植物。

我尊重侍酒师的专业,但坦白说,每次上餐厅吃饭,若有貌似侍酒师的人靠近,总是怀着戒心,暗想他一定会推荐我最贵的酒。表面上我像是在徵询他的意见,其实心里早就下定主意,虚情假意地问了意见后,然后点了一瓶不在他推荐名单中的酒。看完《侍酒之人》后,我深切地反省,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每位专业侍酒师的养成,滴滴都是血泪(葡萄酒)。尤其看到比昂卡描写侍酒师大赛的规则:

正确的侍酒技巧必须顺时钟绕着桌子倒酒,倒酒时不能以手背对着客人(这是种冒犯),倒酒的手更不能遮住酒标。侍酒师不能讨论价格、不能说自己的名字、不能摸桌子、不能摸脸、不能摸客人,只能摸酒杯的杯脚。不可以先帮男士倒酒,要先帮女士倒酒;不可以先帮主人倒酒,要先帮客人倒。一瓶酒不能第一轮就倒完,每倒一次就要将瓶口擦拭一次。除了这些,侍酒师还要应付客人各式各样的怪问题,三不五时得客串心理学家,从客人的穿着、谈吐或是虚无缥缈的描绘中,猜测出他们应该会喜欢的葡萄酒类型……


(撷自wiki)

读完全书,从此对侍酒师肃然起敬,但也大大提高了对侍酒师的要求。下回到餐厅吃饭点酒时,我不会只注意侍酒师开酒技术好不好,以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将成为我对侍酒师衡量的标準。

侍酒师是餐桌上葡萄酒之旅最好的嚮导,我将放开心胸,把决定权交给他们。如同书里所描述的,不管这些侍酒师的专业知识有多丰富,当他们自己到餐厅用餐时,通常只提出预算和酒的风格,其余就放手交由餐厅的侍酒师来决定,因为他们才是最了解酒单的人。

《侍酒之人》是葡萄酒业报导文学,比昂卡描述亲身经历的同时,也不忘丢出问题让人思考。当我们把鼻子埋进酒杯中时,渴望闻到什幺?是如青苹果般的新鲜、白色花朵的芬芳、深色果实的甜美、还是白花花钞票的味道?评断一瓶酒好坏的标準在那里?是否「价格才是最好的调味料!」?有些人只喝法国酒,因为无论波尔多或布根地自古即遵循着分级制,一看酒标就知酒庄的等级,大概也就可猜到价钱,就像名牌包上大大的Logo,一切不言可喻。


各式各样的酒标

无论是葡萄酒或威士忌,都有嗜酒之人习于勤做品酒笔记,酒商在行销时,也惯于卖弄华丽的辞藻来宣传。但我其实不太相信这些Tasting Notes,屡屡劝告周遭的人,与其看这些不着边际的形容文字,不如直接开瓶喝了,毕竟每个人的味觉记忆与感受度不同,我的香甜也许是你的苦涩。

不过,《侍酒之人》中比昂卡笔下的品酒笔记却让人着迷,尤其是她的葡萄酒导师摩根所形容的:「刚从核子反应炉之类的地方走出来的绿巨人浩克——澳洲希哈」、「中央公园南街,排着一列马车的大道,总是飘着独特的马粪味——波尔多」、「高跟鞋的鞋跟把这味道从我的舌头上踢走,但是糖分在其他地方盖上一条喀什米尔羊毛毯——略乾的德国丽丝玲」……每一句都有着鲜明的画面,彷彿每一口酒液都是一段情节、一个故事。

成为侍酒师后的比昂卡,可以用传统的专业术语与葡萄酒阿宅们沟通,也可以抛开那些拗口的形容词和技术用语,以最大众化的方式让人对某支酒产生兴趣。譬如「这支维欧尼耶非常葛妮丝派特洛,花香、清新、略微丰厚」、「这支香甜有桃子味的丽丝玲是唱〈Love Me Do〉那个时期的披头四;另一支则是〈胡椒军曹与寂寞芳心俱乐部〉,节奏强劲,酸度极高。」

看到这里,我已经忍不住打开那瓶纽西兰白苏维翁,芭乐般的夏日香气就像肯妮贝儿(Connie Bailey Rae)的歌,让我边喝边忍不住放下唱片,让她的音乐从扬声器中流洩出,带着白苏维翁的清新,一块进入我的脑海中。

侍酒之人:那些葡萄酒宅神教我的事
Cork Dork
作者:比昂卡.波斯克(Bianca Bosker)
译者:骆香洁
出版:行路出版
定价:52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比昂卡.波斯克(Bianca Bosker

曾在《赫芬顿邮报》担任执行科技类编辑,作品散见于《大西洋杂誌》、《纽约时报》旗下的时尚杂誌《T杂誌》、《食酒杂誌》、《华尔街日报》、《卫报》、《新共和国杂誌》,以及纽约客网站。除了曾获众多奖助金与新闻奖,波斯克的着作《原版复刻:当代中国建筑的仿西潮》(Original Copies: Architectural Mimicry in Contemporary China)亦备受讚誉。她目前定居纽约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