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把青》之后──关于历史剧的距离感_P慢生活_鼎博app官方_注册就送钱的游戏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 > P慢生活 >看了《一把青》之后──关于历史剧的距离感 >

看了《一把青》之后──关于历史剧的距离感

2020-07-26

浏览量:541

点赞:698

大约一个月前,我在永和社大与一群年纪广泛分布在20-60岁之间的学员讨论该怎幺看历史剧。我们热烈的讨论并在黑板上画出一个大大的表格,从具有台湾意识的本土剧到描述中华民国的抗战剧,再到中国当红的历史剧、日本大河剧,最后是西方的历史影集或电影。我们从观众的视角出发,讨论了对这些不同时间与空间,甚至虚拟时空的戏剧各有那些感受。

看了《一把青》之后──关于历史剧的距离感

距离感,是这个列表中最重要的变数。对时间与空间的距离感使观众面对不同的历史剧有了不同的感受与评量标準。看描绘本土意识的台湾连续剧,台湾认同强烈的人容易自我投射,去想着在那当时,我或我的长辈过的是如何的日子?是不是也遭受到一样的歧视或不公,就像自己活在剧中一样,出现强烈的爱恨,而这些爱恨的对象极可能在现实生活中仍可对应到具体人物。

至于广义的中华民国历史剧,对外省族群及四十岁以上受党国教育洗礼较深的观众而言,则出现了一种正向的怀旧感,以抗战题材为例,总是与历史课本相互呼应:国军坚苦卓绝、浴血奋战八年,以时间换取空间,最后在盟军的支援及日本帝国的自取灭亡之下,中国赢得了胜利。而其中的大军官、小人物们则总是能将忍耐、坚毅、互助等等美德演绎得尽善尽美。这容易令观众想起小时候,物质生活虽然缺乏但精神生活却不似现在困苦而得到观剧后的满足。

当社大的同学们讨论到近年攻佔电视频道的中国历史剧,多半表示想看的是权力斗争、情爱纠葛等等人性的面向,对于史实或布景是否考究一点都不在意。而喜欢看日本大河剧的同学则纷纷表达了一种对日本战国时代或幕末维新时,乱世之中总有一批忠良之士愿意倾尽心力为国家效忠的嚮往。而英美的历史剧,啊,太远了,跟看完全架空的《冰与火之歌》差不多,看到女王、贵族、骑士就觉得出现一只喷火龙可能也没什幺,所幸还有同学提出《阿波卡猎逃》这种奇逸之片,丰富了我们对他国历史剧的想像。

看了《一把青》之后──关于历史剧的距离感

会做这样的讨论,是因为今年初台湾上了两部与本国史相关的戏剧,《灿烂时光》与《一把青》。前者,我作为观众,就像上述那般,投射强烈、爱恨极致,到最后觉得难看就怪起编剧、导演来。反而是《一把青》,中华民国史观对于已经沉浸在台湾本土史观十年以上的我,已然出现距离感,反而得以平心静气地看这齣戏。

更具血肉的一把青

看完《一把青》后,我得不甘愿地承认,《一把青》真好看。白先勇在1966年写下原着小说时,这是一篇描述他在当时感受到的外省军眷个人流离与转变的文学作品,也带着白氏一贯的苍凉华丽。经过50年,我们所看到的改编戏剧却远远超过了原作,成为带有历史意味的戏剧作品。

不论是叙事角度或出场的角色,戏剧都做了大幅度的改写。小说是由师娘的视角看着朱青由青涩的少女遭逢巨变后被家人带回,台湾再相见时却成了风姿绰约的妇人。戏剧的改编则把原先小说中只有一句描述的殉职空官眷属小周,提上了主角的地位,成了敢爱敢恨的副队娘,并创造了小说中未曾出现的女儿墨婷,戏剧一开始就是墨婷从数十年后的视角往回叙述着整个故事,结局则是师娘孤苦而终,朱青则在最后一幕成了墨婷眼中永远不老的小朱青阿姨。

师娘的角色变化也显得立体,南京时期的师娘行使管理村子的权力来源除了先生的官阶外,还来自德行上的受人肯定,她谦和大度、处事圆滑,成为村子里小太太的榜样。然而,到了台湾后,因为先生残疾与环境逼迫,她终于不再温良恭俭,甚至发狠赶走为求助而来,希望暂居家中的香港叔叔。

看了《一把青》之后──关于历史剧的距离感

相对而言,飞行员的角色刻划则较薄弱,当每个女性角色都有稜有角时,男性飞官们却显得平板许多。另一部去年面世,也拍摄抗战飞行员的纪录片《沖天》,同时由谭端另写了一本电影纪事《天空的情书》,书中蒐集了不少当时访谈飞行员的内容,再以摹想的方式重新叙述,这本书中的飞行员就显得比《一把青》来得更活在那个时代,虽然两者都有开飞机追女生的桥段或同袍之间的情谊,但谭端的书更能还原一个年轻男性如何在原生家庭、成长遭遇与国仇家难发生的交错时刻,因为种种际遇而成为飞行员,而飞行员作为一个集结大量资源且带着现代化想像的军种,如何在自己与社会大众眼里都成为更特殊的存在,因此造就看似狂妄,实则绝望的挥霍与夸张性格。

另一方面,《一把青》也成功地将历史带进戏剧中,这部分表现在迁台后的十集中表现尤为明显。例如,仁爱东村里的人拜託朱青透过香港管道将信件辗转送到大陆亲人手上,最后师娘与朱青都因此下狱一段,表现了当时两岸禁止任何形式的往来联繫,违者不论任何理由都将遭政府以匪谍论处的下场,也表现了当时外省人聚集的眷村之中,日常生活被国家高度介入,人们既期待得到来自对岸亲人的消息,却又彼此提防,甚至互相密告的恐怖气氛。又例如举办虚假的飞行员婚礼以掩盖战情失利的新闻,甚至因为担任献花学生的墨婷念的学校不够好,代表国家不体面而窜改了校名。这如今看似讽刺荒谬的剧情,却真真实实的在那个时代天天发生,国家欺骗的不是国际视听,也不是一般群众,而是无法面对战败也回不去大陆的自己。

《一把青》作为成功的改编戏剧,让我同时感受到欣喜与忧虑。欣喜的是,这部片的中华民国史观并不让人感觉到如传统军教片,只是为政权歌功颂德,而能表现出随着政府而来的外省族群,对国民党政府既依赖又惧怕的情绪。另一方面,令人忧虑的是,这部片呈现出的史观符合当代观众的主流口味,是否也意味着中华民国在台湾几十年的党国教育成功?我们会不会也在观看更多类似的历史陈述过程当中,逐渐的认同了中华民国就做为台湾政治体制的现实?

相关阅读